• 追踪西安13岁娃玩手游充值4万 充值4万余元全额追回充值阴阳师-西安新闻 2018-03-28
  • 市人大常委会机关党组2017年度民主生活会召开 2018-03-28
  • 镇安清代石雕被盗案破获 作案者为一收藏爱好者 2018-03-28
  • 零首付购车在美成常态 经销商开始数字化转型 2018-03-28
  • 去年全市食用农产品抽检合格率96.3% 2018-03-28
  • 月光下的凤尾竹在线试听 2018-03-28
  • 中国-东盟频道--广西频道--人民网 2018-03-28
  • 单外援出战,广厦又不是没赢过 浙江科技新闻网 2018-03-28
  • 大学生手绘说明书教奶奶玩智能手机 暖心事引夸赞 2018-03-28
  • 雪场“红衣天使”守护雪友安全 2018-03-28
  • 过了保质期的食品还能吃吗? 2018-03-28
  • 市几套班子领导参加义务植树活动 2018-03-28
  • 冰雹姓“冰” 为何出现在春夏? 2018-03-28
  • 关节炎患者饮食注意事项 2018-03-28
  • 从眼睛怎么看人的一生运势? 2018-03-28
  • 第一千九百七十七章 还是出局(二合一)

    类别:武侠小说   作者:高慕遥   书名:仙路春秋_仙路春秋无弹窗_仙路春秋最新章节

    腾讯分分彩的骗局 www.dfc688.club     .  m.

        ps:感谢god来了,山与月的打赏,这章短了点,跟大家道个歉,请大家见谅,之前是让顾始终得到的,但上了一次厕所之后,我突然脑残的改了主意,这一改,后面的全要改?!痉缭菩∷翟亩镣鴚ww.www.dfc688.club】。。。。弄死我了。

        梧桐州。

        冬。

        清晨,天还没有大亮,霜重露浓。

        “张德,把下人们都派出去,给我去请,把附近道观里最好的道士请来,看看究竟是哪里有邪魔鬼怪做祟!”

        一声年轻女子的凌厉声音,从一处深宅大院里传来,打破了清晨的宁静,蛮横,霸道,急切。

        过不多时,就见府门打开,一个中年管家和五六个家丁模样的下人,匆匆出了门。

        这处府邸的原主人,就是张成,带着一身家当,来到梧桐州之后,张成远离了打打杀杀,过上了富家翁的日子。

        此人也是个风流性子,原本混帮派的时候,是个花丛中的老手,但从来没有过娶妻生子的念头,均是萍水作戏而已,做了富家翁之后,突然意识该正正经经的娶一房妻子,生个孩子给自己养老了。

        于是,他便娶了一个年轻漂亮的妻子张氏,有着丰厚的身家做依仗,根本不愁娶不到老婆。

        可惜张成毕竟年龄大了,还贪花不放,娶进门没几日,便得了马上风,一命归西。

        张氏守寡,原本是一件悲痛之事,好在没多久,她便发现自己竟然有了身孕,十月怀胎之后,生下了一个男孩。

        张成偌大的家产,自然就由张氏和这个孩子继承了。

        但很快。这日子过的又不舒心起来,在张氏某一次翻看张成留下的,那些锁在几个大铁箱中的宝贝之后。夜夜被莫名的怪梦困饶,有时候是一片红光。有时候是听不清楚的呼唤之声,有时候是一片金光闪闪的星空景象,夜夜如此,骇的张氏一个妇人心惊胆战,人很快憔悴了许多,精神萎靡。

        张氏隐隐感觉到,该是和丈夫留下的那些宝贝有关,但那些东西。大都是价值连城的古玩,张氏也不知道是哪一件,总不能全扔了,只好到处请道士来驱邪。

        但没有一个成功,还被骗去了数件古董,石中剑却没有半个人要,那些凡人道士,自然也不认识石中剑这样东西,连法宝的气息都感觉不到。

        问题得不到解决,张氏原本温柔的性子。也变的尖刻霸道起来,下人门稍有不称心,就是一通骂。

        这一日。张氏再一次的从梦中惊醒,醒来之后,立刻打发一干下人去寻找高明的道士来驱邪。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来龙去脉交代完毕,回说一干下人,一大清早冒着严寒出了门,出门之后,个个愁眉苦脸。

        梧桐州中,的确有着三家道冠,但里面地位较高的道士。早就被他们请过了,还到哪里去请。

        “老子不管你们去哪里请。总之,不请来手段高明的道长。这个月的薪水,全部扣掉三成?!?br />
        中年管家张德,是个红光满面的胖子,穿着一身体面的锦袍,满眼飞扬跋扈与冷狠之色。

        名虽有德,人却无德,不光为人刻薄吝啬,和张氏暗地里还有一腿。

        朝着一干下人冷冷道了一句之后,此人招呼来一辆马车,直接朝着梧桐州最繁华的那条街上而去,寻找道长的事情,当然是交给其他下人去做。

        做做梦而已,又死不了人,对于张氏的困饶,张德并不太放在心上。

        哒哒——

        马蹄声远去,留下其他下人大眼瞪小眼。

        “诸位,我看我们还是出城去请吧,传言附近的山中,也有几间野道观,无论成不成,先把今天的差使办了,把薪水保住,不可被那个剥皮鬼吞了?!?br />
        几人之中,一个面向更老成一些的青年说道:“趁着现在天色早,一切顺利的话,到下午的时候,应该能回的来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也只能这样了?!?br />
        其他几人,面面相觑了几眼之后,懦懦点头。

        老成青年在一干下人中,算是有几分魄力了,直接分派起了任务,几人分成四路,向不同的方向而去。

        老成青年名叫刘克,独自一人,朝东门而去。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不提他人,单说刘克,行到半路,叫了一辆马车,出了城门之后,又向着东边的东谣山中而去,那里有一间名为天君观的野道观。

        虽然不算远,但也用了近两个时辰才到天君观。

        到了天君观,才发现这里的景象,比起城中的那几家,差了太远太远,破败之极,观中更是只有大猫小猫两个只。

        一个老道人和两个小徒弟,老道人已经是风年残烛之相,腿脚也不方便,躺在床上瞪着眼看天花,眼看已经没有几天活头。

        两个小道士倒是有心赚张家的这笔钱,但看那毛都没长出的样子,刘克保管自己请回去之后,会被骂死,薪水全扣。

        刘克郁闷的脸色直黑,敢情白跑这一趟了,还搭上了一笔雇马车的钱。

        郁闷而归。

        进了城门之后,刘克却陡然眼中一亮。

        前方长长的街道上,两个青年男子,正并肩而行,有说有笑。

        一个银甲披风,仿佛将军,一个高冠道袍,身背长剑,分明就是个他要找的道人,二人只看样子,就有种出类拔萃的感觉,眉宇之间,尽是鹤立鸡群之相。

        这样的人物,刘克从来没有见过,尽管刘克想不通一个道人怎么和一个将军模样的人走到了一起。

        二人正是李将军和无量子。

        刘克也有几分脑子,没有立刻冲上去,仔细打量起来,很快,便发现了几分不同。

        此时已经是寒冬腊月天,无量子却只穿着一件单薄的道袍。没有丝毫畏寒之相。

        “此人若非体质极佳,便是定有几分道行?!?br />
        刘克心中道了一句,心念电转之后。就朝赶车的马夫道:“停车,就在这里等我一下?!?br />
        停马。

        下车。

        刘克一路快跑着走到无量子二人面前。行了一礼道:“见过道长,见过先生,小人刘克有礼了?!?br />
        李将军和无量子停住脚步,打量了刘克几眼,由无量子道:“小兄弟有何事?”

        刘克带着几分谄媚的笑着,小心翼翼道:“不知道长如何称呼,是哪座观中的高人?”

        无量子哈哈一笑道:“贫道无量子,不是什么高人。至于师门来历,不提也罢,你肯定没有听过,直接说你有何事吧?!?br />
        刘克见闻言,顿时觉得无量子有些高深起来,而见无量子身材虽然高大,但讲起话来却很随和,胆子也大了几分,将张氏的困扰飞快而又仔细的说了一番之后,问道:“不知道长可懂除魔捉鬼之道。帮我家主母,解决了这桩困扰?”

        原来如此,二人哦然。

        无量子浓眉微动。值此寻找金祖气运神物的时刻,去帮一户凡人捉鬼除妖,怎么听都有点不务正事,目光看向李将军。

        李将军道:“师兄自行做主,小弟没有意见?!?br />
        无量子微一沉吟,就朝刘克点头道:“也罢,随你走一躺吧,反正也用不了多少时间?!?br />
        无量子本就性子宽仁,广积功德。碰不上倒也罢了,既然碰上了。别人又求过来了,总不能拂袖而去。

        “多谢道长。若真替我家主母解决了这桩麻烦,她必有重金酬谢?!?br />
        刘克大喜拜谢。

        无量子微微点头,面色平静,什么重金酬谢,当然是不在乎的。

        刘克将二人请上马车,朝张府而去。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“二位道长,前面就是我家主母的府邸?!?br />
        眼看张府在望,刘克指着张府的方向道了一句。因为李将军之前叫无量子师兄的缘故,此人同样称呼道长,只当他是个俗家弟子。

        无量子微微点头之后,抬眼看去,目光如电起来,只见这座宅邸上空,一片清朗,并无什么凶鬼潜伏的痕迹。

        展开神识看去,很快就在其中一间屋子里发现了石中剑,立刻察觉到了法宝的气息。除此之外,整座张府,都没有其他任何异常之处。

        “原来如此,想必是此宝中,藏着什么古怪?!?br />
        无量子在心中道了一句,没有太在意,只当是什么邪门法宝,或者其中封印着什么东西。只要取走了此物,张氏的困饶立刻化解。

        “小兄弟,停车吧?!?br />
        神识扫完之后,无量子突然道了一句。

        “道长,怎么了?”

        刘克愕然问去。

        无量子道:“你家主母的麻烦,已经被人解决了,不需要我出手了?!?br />
        刘克再愕。

        二人已经下车,大步远去。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同一时间,就在张府之中,一个颇有几分姿色的美妇人,领着一个相貌清癯的老道人,打开了房门。

        老道人几乎才一进去,目光就落在了石中剑上,眼中一亮,笑眯眯的和张氏道了几句之后,张手一摄,将石中剑收入储物袋子中,此人竟然也是个修士,有着筑基中期的境界。

        这一手,骇的半信半疑的张氏目瞪口呆。

        片刻之后,张氏跪倒在地,连呼神仙,磕头连连。

        等他再抬头的时候,老道人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李将军出局!

        无量子出局!

        他们离石中剑,只有数百步之遥,只要早来盏茶时间,便能得手,现在却擦肩而过。

        一个筑基中期的小辈,替凡人解决了一桩麻烦,得了一件法宝,二人怎么可能拉的下脸去抢。

        世事之巧,仿佛说书!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无量子和李将军最终当然没有找到金祖的气运神物苍生劫,悻悻离开天曜星,去其他星辰上搜寻不提。

        回说老道人,道号玄真子,虽然帮张氏解决了麻烦,但实际上本就是为剑而来。

        此人当然不知道石中剑的珍贵与逆天。只是途径梧桐州的时候,神识一扫,发现张府这座凡人府邸中。竟然有一件法宝,顿时把他乐了。

        稍微一打听。听说了张氏请道人的事情之后,更加乐的屁颠屁颠的,直接毛遂自荐的找上门来,胡诌了几句有妖邪之物作祟后,轻松取走了石中剑。

        至此,石中剑再次流转,这一次,是筑基中期的玄真子。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玄真子取了石中剑之后。来到城外,寻了一处偏僻之地后,立刻将此剑取了出来,单手一拍,就要粉碎了青石,取出宝剑。

        砰——

        洞**之中,一声炸响!

        但青石却没有碎去,仿佛最坚硬的岩石一样。

        玄真子看的楞了楞,他虽然见识比不上那些中高级星辰上的大势力弟子,但还是看的出来。包裹住宝剑的青石,只是最普通的山石,在他一击之下。竟然未碎。

        “有意思,难道真是什么宝贝?”

        玄真子嘿嘿笑了笑,双掌连拍,一身法力,在不知不觉之间,就股荡起来。

        砰砰砰——炸响之声如雷,大地都开始微微颤动,但青石依旧楞是没碎,玄真子的面色。也随之渐渐正经起来。

        击打声落下之后,玄真子目中精芒闪了几下。用力拔了拔,依旧没有反应。

        微一沉吟。玄真子指尖打出一道赤红色的火焰,朝着青石烧去,洞中的气温,很快高了起来,青石被烧的通红,但就是没有碎去。

        雷霆!

        金光!

        冰刀!

        玄真子一连试了数门手段,甚至还取出自己仅有的一件大斧样的中品法宝,对着青石疯狂砍劈,均都没有砸开,连大斧似乎都受了些损,光芒暗淡了不少。

        “好宝贝,一定是好宝贝,哈哈——”

        玄真子没有气馁,反而眉飞色舞起来,哈哈大笑。只要东西在手,就算暂时解不开,显然也不要紧。

        收了大斧和石中剑之后,玄真人出了山洞,驾御着飞剑,破空而去。

        赶了两三年的路,才回到宗门,玄真子的宗门,名叫赤风宗,位于遥远大沙漠之中,这处沙漠,因为不深的地下有着滚烫的岩浆经过的缘故,热浪蒸腾,凡人完全不可能生存在这里,这片沙漠,也有死亡沙漠之称。

        而呼啸的沙漠之风,也仿佛被印成了赤红色,赤风宗之名,也由此而来。

        这个宗门,比起太乙门之类的,还要小上不少,资源有限,也招不到什么太好的苗子进门,无数年来,只在八万年前,出了一个天份才情极高的修士,进阶离尘,踏足星空,此人名叫毕烈。

        毕烈在赤风宗里,当然已经是一段传奇,但实际上,此人进了星空之后,同样创造了一段了不起的传奇,只是天曜星上没几个修士知道。

        回了赤风宗之后,玄真子就把自己锁在了房间里,开始琢磨起了如何破开青石,取出法宝。

        此人和所有的赤风宗弟子,都尚未意识到,一场浩劫,马上就要到来。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浩瀚星空之中,一道人影,正疯狂撕空,朝着天曜星的方向而来。

        此人是个是三十岁左右模样的青年男子,脸颊瘦长,细眉邪飞,一双少见的棕色瞳孔里,射出冷漠之色,一道闪电样的伤疤,从左边脑门斜着延伸下来,直至右边嘴角,颜色鲜艳而又狰狞。

        此人相貌绝对说不上英俊,更不要提那道伤疤了,但这样一来,反而别有股子阴森森的的邪情味道,就是这股邪情味道,构成了此人独特的男性魅力。

        身高几近九尺,不显雄壮,反而瘦高有势,再加上白袍胜雪,仿佛一把冰剑出鞘一般。

        “毕烈,你可以接着龟缩在你的宗门里,但就算我暂时奈何不了你,也要将你曾经的宗门,屠个一干二净,你以为我永远都查不出你来自哪里吗?”

        青年男子在心中冷冷道了一句,眼中泛起疯狂的仇恨之色。

        此人一身气息,浩大而又锋利,有着星空初期的境界,他的名字叫做——庞师古。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在金星域的一颗五级星辰上,有一块名为潜龙碑的巨大石碑,其中记载着当今之世,金星域最出色的离尘修士的前一百位的名字,每隔一万年才换一次!

        无量子与叶白交战前的那一次,排名第五!

        在他之前,排第一的便是顾始终,毕烈排名第三,庞师古排名第四。(未完待续)

        ...

    推荐阅读:大圣传 一品江山 超级强者 雪中悍刀行 网游之天谴修罗 首席御医 无尽剑装 神煌 圣堂 九星天辰诀 雄尊异世 六夫皆妖 天刃九斩 剑动九天 成仙 异界之机关大师 阐教第一妖 铁血遂明 大刁民 三国之我乃刘备 银河 谈判高手 桃缘山神 天下无职 明末龙腾 星际大头兵 重生之超级战舰 桃运无双 无限之动漫召唤 道是画出来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