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追踪西安13岁娃玩手游充值4万 充值4万余元全额追回充值阴阳师-西安新闻 2018-03-28
  • 市人大常委会机关党组2017年度民主生活会召开 2018-03-28
  • 镇安清代石雕被盗案破获 作案者为一收藏爱好者 2018-03-28
  • 零首付购车在美成常态 经销商开始数字化转型 2018-03-28
  • 去年全市食用农产品抽检合格率96.3% 2018-03-28
  • 月光下的凤尾竹在线试听 2018-03-28
  • 中国-东盟频道--广西频道--人民网 2018-03-28
  • 单外援出战,广厦又不是没赢过 浙江科技新闻网 2018-03-28
  • 大学生手绘说明书教奶奶玩智能手机 暖心事引夸赞 2018-03-28
  • 雪场“红衣天使”守护雪友安全 2018-03-28
  • 过了保质期的食品还能吃吗? 2018-03-28
  • 市几套班子领导参加义务植树活动 2018-03-28
  • 冰雹姓“冰” 为何出现在春夏? 2018-03-28
  • 关节炎患者饮食注意事项 2018-03-28
  • 从眼睛怎么看人的一生运势? 2018-03-28
  • 第一千七十一章 神秘女修

    类别:武侠小说   作者:高慕遥   书名:仙路春秋_仙路春秋无弹窗_仙路春秋最新章节

    腾讯分分彩的骗局 www.dfc688.club     风一直吹,永不停歇?!咀钚抡陆谠亩羨ww.www.dfc688.club】

        荒蛮的中大陆,到处都是连绵的群山,阴翳的野草树木,和纵横交错的河流,一派原始景象,与古垣山脉颇有几分相象。

        叶白在云中穿梭,看也不看脚下的山川河流,直往东方而去,一双瞳孔却渐渐凝缩了起来!

        身后那个神神秘秘的追踪者,手段虽然高明,却瞒不过叶白,此人始终如影随形,既未现身,也没有攻击,或者说没有找到攻击的好机会。

        这种被人盯上的感觉,实在令叶白很不爽,目光渐渐森寒起来。

        离开横波岛的第五天黄昏,叶白终于降下剑光,落在一处幽僻的山谷之中过夜。

        开凿出洞穴之后,叶白去附近山中猎了一头野兽,提回洞中,就着劈下的老树枝烧烤起来。

        油脂滴落的滋滋之声,渐渐响起,肉香之气四溢。

        叶白依靠在洞壁边上,一边喝酒,一边等着肉熟,神色轻松,与寻常的独行修士没有半点区别。

        他的神色异常平静,但神识却早已蔓延出去,捕捉着对手出现的迹象。

        时间很快过去……

        叶白大口吃肉,大口喝酒,没一会的功夫,就将一头三四斤重的小兽,吃的干干净净,但对方却始终没有出现!

        叶白喝完最后一口酒,招来清水洗去手上的油腻,闭目打坐,脑海之中,却在飞快转动着。

        叶白仍能感觉到隐约的被窥视的感觉,也即是说对方并未离开。

        此人若非惧于他的实力,不敢动手,便是个真正精通跟踪暗杀之道的老手,绝不会轻易出手,而一动动手??峙卤囟ㄊ抢做换?。

        这种行事风格,不由得让叶白想起了某个已经遗忘,却让他吃过一个大亏的老对手,那个人也是这样。隐在风中来去。不过叶白已经很久没有她的消息,而她似乎也没有什么理由出现在妖兽之地。

        思索了片刻之后。叶白摄来一块大石,封闭了洞口,闭目打坐起来。

        时间一晃而过,转眼就是天明。一夜安然无恙!

    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叶白再次上路,窥视的气息依旧。

        上路之后,隔上两三天,叶白便会降落到荒野中,过上一宿,但对方却始终没有出手。

        如此三四次之后。叶白终于不打算再与对方僵持下去,以致白白耽误时间,撤去飞剑,施展开虚空步。向着前方全速掠去。

        叶白倒是很有信心只要对方一露面,就能将他击杀,但对方委实太谨慎,根本不给他这样的机会。

        几步踏出,叶白的身影便成了一个黑点,很快消失在了云雾之中。

        任凭对手的隐匿之术再如何高明,也总需先跟的上叶白的速度才行。

        这一手果然凑效,盏茶功夫之后,叶白就再感觉不到身后的窥视感觉。

        不过叶白没有大意,又再狂掠了三四个时辰,才落在脚下的一处山谷之中,融入泥土之后,消失无踪。

        而在叶白彻底消失在天空里之后,一道淡若虚无的影子,出现在风里,身材窈窕,仿佛是个女子,但面孔迷糊,看不真切。

        此女虚幻蒙胧的影子,在风中如若柳条般的摇曳着,仿佛暗合某种天地之道一般,浑然天成,不带半点刻意施展身法的痕迹。

        “好高明的空间身法!”

        凝视了片刻之后,此女低低道了一声,声音冰冷中带着无奈。

        说完之后,娇躯一动,再次消失在了风里。

        叶白再次现世的时候,已经又换了一副模样,成了一个大腹便便的矮胖中年,驾驭着剑光,绕了一个圈子,往中大陆与东大陆交界的要地飓风峡谷而去。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另外一边,雷冰河仍旧在发了疯似的,向着横波岛的方向飞掠。

        天空之中,一头巨大的九霄雷鹏在天空里掠过,眼中红芒爆闪,他的翅膀卷起强劲的呼啸之声,掠过的时候,仿佛一片巨大的乌云,浑身散发出滔天杀意。

        所过之处,其他修士,无论是人族还是妖兽,均都骇的纷纷避让。

        从大荒山到横波岛的路程颇远,普通的元婴后期修士,至少也要一个月的时间,雷冰河只用了二十天时间,就赶到了横波岛。

        上岛之后,雷冰河神识扫了一圈,却没有发现任何元婴中期的人族修士,只发现了四五个元婴初期的人族修士,此老身上寒意更冷。

        但这只是表面,不能排除有人族修士正在被禁制隔绝的房间里修炼。

        雷冰河神识扫过的时候,自然引来了不少修士的反感。

        “雷冰河这头老鸟,杀气腾腾而来,难道杀害雷傲的那个家伙,就在横波岛上不成?”

        岛的半中腰处的一处酒楼里,一个身材瘦削,眼窝深陷,面孔异常阴森的青年男子,看着天空里的雷冰河,面带邪笑的道了一声。

        此人元婴初期的修为,穿着一着灰色长袍,双眼又细又长,目中两点邪芒闪烁,再加上嘴唇单薄,格外有种邪气森森的刻薄味道。

        中大陆稍有些见识的修士都知道,此人名叫夜追魂,是逐风枭年轻一辈中的好手,资质悟性均属上乘,不过性子阴险邪恶,反复无常,因此没有多少修士愿意与他打交道。

        坐在他对面的,是个一头白发的青年修士,身材高大,相貌英俊,正是啸月狼王一族的燕燎原!

        燕燎原听到他的话,目中精芒一闪,嘴角勾出一个有些夸张的弧度,哈哈一笑道:“谁知道呢,那个家伙一向就是那副杀人不眨眼的冷酷样子,这一次不知道轮到谁遭殃!”

        夜追魂闻言,收回看向天空里的目光,瞥了燕燎原一眼,邪邪笑道:“燕兄小心了,你才带人屠了九霄雷鹏旗下的雷隼一族没多久。那头老鸟若是找不到杀害雷傲的那位神秘修士,说不定会拿你来泄气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多谢夜兄提醒!”

        燕燎原将杯中酒一饮而尽,站起身子,长长舒了一个懒腰。微微一笑道:“小弟现在就躲回我们啸月天狼的店铺里去。等那头老鸟气消了再出来!”

        说完之后,燕燎原众身一跃。从身边的凭栏边,掠下了酒楼。

        夜追魂看着空荡荡的凭栏边,脸色猛的阴沉了下来,凹陷进去的眼窝中的瞳孔。更显深邃阴森。

        逐风枭和啸月天狼,虽然都与九霄雷鹏有旧怨,但二者之间,也没有那么和睦,夜追魂和燕燎原更谈不上什么朋友。

        令夜追魂不快的是,自从燕燎原千年前从西大陆回来之后,就仿佛变了一个人。深沉而又隐忍,对于同辈天才修士中的明争暗斗,更是不屑一顾,大部分时间均在闭关修炼。

        燕燎原予人的这种感觉。令夜追魂很不爽,仿佛自己被燕燎原甩开了一大截一样。

        片刻之后,夜追魂冷哼了一声,也跃出了酒楼。

        二人背景雄厚,可以不在乎雷冰河,但其他绝大多数的修士,就心脏狂跳了,察觉到雷冰河的强横气息,认出他的身份之后,不少修士立刻骇的垂下头去,不敢望向天空里。

        雷冰河扫了一圈之后,化为人形,落在齐天阁的门口,大步走了进去。

        阁中客人,看着雷冰河双目通红,一副随时要暴起杀人的样子走了进来,个个心中一惊,如同二十天前叶白来时一样,潮水一般退了出去!

        站在柜台边的雷玉无奈的苦笑了一下。

        雷冰河一声不吭,走入后堂之中。

        雷玉亦跟了进去。

        入内之后,雷玉关闭了房门,打上禁制。

        雷玉问道:“冰河叔,你该是去过大荒山了吧,那头老狐狸是怎么说的?”

        雷冰河目中寒芒闪烁,面色阴沉道:“那个老家伙告诉我,杀害雷傲的凶手,当时就在横波岛上,不过这是二十天前的事情,如今他未必还在岛上,雷玉,二十天前岛上的人族修士,你可还有印象?”

        “二十天前?”

        雷玉整齐的剑眉抖动了几下,沉吟了片刻道:“不会真的是那个家伙吧?”

        雷冰河闻言,目光一凛,喝道:“你说的是哪个?”

        雷玉连忙将叶白的事情的讲了一遍,最后皱眉道:“此人在岛上只留了三天就离开了,我一直觉得他十分可疑,就派风鬼跟踪他出了岛,不过风鬼在几天前已经回来了,她被那个家伙甩掉了!”

        “被甩掉了?没用的蠢货!”

        雷冰河厉声呵斥了一句。

        雷玉苦笑道:“据她所说,那个家伙似乎精通空间身法,风鬼的隐匿追踪之术的确很高明,论起绝对速度,比他还是差上一点!”

        雷冰河没有立刻接话,瞳孔凝成了两点,想了片刻之后,才冷狠道:“那个女人说的话可靠吗?”

        雷玉微微沉吟了一下,才点头道:“她的儿子在我们俯瞰山上修炼,应该没有问题!”

        雷冰河冷哼了一声,不屑道:“她对自己的儿子,比对仇人还要狠,又怎么会因为她的儿子,而真正臣服于我们九霄雷鹏!”

        雷玉不置可否的笑了笑,没有争辩,淡淡道:“雷旗叔已经带着族中精锐去搜捕他的行踪了,若二十天前,这个凶手真的在横波岛上,此人的嫌疑相当大,不过岛上现在倒是还有几个二十天前也在岛上的人族元婴修士,修为虽然大多只有元婴初期的境界,但未必没有隐藏修为,也有些嫌疑?!?br />
        雷冰河闻言,目中电芒一闪,沉声道:“带我去会会他们,他们有没有隐藏实力,我一试便知!”

        雷玉犹豫了刹那,便点了点头。

        他对自己这个族叔的性子,实在太了解了,憋在胸中一团怒火若不发泄出来,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出来。

        二人立刻出了店铺。

        没一会的功夫,打斗之中,就响彻了小半个横波岛,那几个人族修士,几乎全都被雷冰河打了一个半死,直到察觉他们没有隐藏修为,根本不可能杀得了雷傲之后,雷冰河才罢手。

        回到齐天阁后,二人商议了一下,雷冰河再次赶赴大荒山,这一次定要让狐观天算出更多线索出来。

        到了大荒山的时候,这里自然是狐去山空!

        雷冰河暴怒之下,屠了数个附近的小种族,终于打探出了四眼妖狐一族的去向。

        此老再次追了出去。

        狐观天逃的虽早,但毕竟拖家带口,还带着许多炼气,筑基期的小狐狸,而雷冰河又是以速度见长的飞行妖兽,最终还是被他追上了。

        追上之后,这一次雷冰河二话不说,直接先撕了几十头小狐狸,狐观天最终老泪纵横的再算一卦。

        这一卦的结果是:半年之后,杀害雷傲的凶手将到达中大陆与东大陆交界处的要地飓风峡谷。

        雷冰河在一干大小狐狸身上种下禁制之后,再次离开。

        狐观天满眼泪水的看着雷冰河远去的方向,恶狠狠道:“雷冰河你这个疯子,老夫偏不告诉你这个人是谁,我要让你死在他的手上!”

    推荐阅读:神座 重生小地主 官场之风流人生 醉枕江山 最强弃少 九星天辰诀 召唤万岁 圣堂 重生之温婉 神煌 雄尊异世 六夫皆妖 天刃九斩 剑动九天 成仙 异界之机关大师 阐教第一妖 铁血遂明 大刁民 三国之我乃刘备 银河 谈判高手 桃缘山神 天下无职 明末龙腾 星际大头兵 重生之超级战舰 桃运无双 无限之动漫召唤 道是画出来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