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追踪西安13岁娃玩手游充值4万 充值4万余元全额追回充值阴阳师-西安新闻 2018-03-28
  • 市人大常委会机关党组2017年度民主生活会召开 2018-03-28
  • 镇安清代石雕被盗案破获 作案者为一收藏爱好者 2018-03-28
  • 零首付购车在美成常态 经销商开始数字化转型 2018-03-28
  • 去年全市食用农产品抽检合格率96.3% 2018-03-28
  • 月光下的凤尾竹在线试听 2018-03-28
  • 中国-东盟频道--广西频道--人民网 2018-03-28
  • 单外援出战,广厦又不是没赢过 浙江科技新闻网 2018-03-28
  • 大学生手绘说明书教奶奶玩智能手机 暖心事引夸赞 2018-03-28
  • 雪场“红衣天使”守护雪友安全 2018-03-28
  • 过了保质期的食品还能吃吗? 2018-03-28
  • 市几套班子领导参加义务植树活动 2018-03-28
  • 冰雹姓“冰” 为何出现在春夏? 2018-03-28
  • 关节炎患者饮食注意事项 2018-03-28
  • 从眼睛怎么看人的一生运势? 2018-03-28
  • 220 忆往事(二)

    类别:网游小说   作者:孙默默   书名:林门娇_林门娇无弹窗_林门娇最新章节

    腾讯分分彩的骗局 www.dfc688.club     这也是为什么赵氏不喜欢吴氏的原因,本来林志平是个听话孝顺的儿子,就为了一个女人跟她闹腾,还用死来逼着她。十月怀胎辛苦生下来的儿子,含辛茹苦的养大成人,居然用他的命威胁赵氏,她心里的伤痛谁能理解,她不能恨亲生儿子,把所有的仇恨加诸在吴氏身上。

        吴氏扯了扯唇角继续说道:“出了京城,赶了四五天的路。我和奶娘在一家客栈住下来,准备第二天清早再赶路,谁曾想清早起来,我身上带着的金银细软都没了,连带着奶娘和马车也跟着失踪了。我就知晓了,连奶娘都靠不住,天下之大,是不是没有我的容身之地。

        幸亏我在衣襟上绣了一个口袋,贴身放了几百两银票,还有随身佩戴的那一枚玉佩,后来被我送给你二伯母。那是我十岁生日表哥送我的,我不想再跟过去有任何瓜葛。不知走了几天几夜,突然整个人就昏倒过去,再醒来我就遇上你爹了?!焙罄吹氖虏挥梦馐舷杆?,林冬娴大概都知晓了。

        外祖父母过世了,吴氏的心痛可想而知,没想到青梅竹马的表哥又成亲了,抛弃了她。甚至连奶娘都带着金银细软跑路了,若是换做她是吴氏的话,她不一定能坚持的下来。她原本以为她在相府的日子过的够艰辛的了,没想到吴氏比她还不如。

        她舔了舔嘴唇,想安慰吴氏几句,可嗓子口像堵了一块棉布,什么话都说不出来,唯有紧紧的搂着她。半晌吴氏才说了句:“冬娴,娘之所以告诉你,那是因为金大人跟我表哥,也就是你的表舅是旧相识。这次金大人受你表舅之托前来找我,还告诉我一个秘密?!?br />
        秘密,林冬娴怎么觉得越来越扑朔迷离了,她张张嘴,轻声问道:“娘,什么秘密?”吴氏幽幽的叹口气,深呼吸几口,“当初表哥之所以娶妻,那是受舅母的胁迫,她用死逼着表哥娶妻。她不想让表哥娶我,从前她看在你外祖父的份上对这桩婚事乐见其成,一旦你外祖父去世了,对表哥试图上没任何帮助,她就一脚把我踢开了。

        还威胁你表哥,若是再跟我来往,就会派人要了我的命。她一向言出必行,表哥就是因此才被迫跟我了断,这次金大人来就是告诉我,舅母过世了,她身边的嬷嬷把当年的事全盘托出,原来奶娘不是拿着金银细软跑路了,而是被舅母栽赃陷害。这些金银细软都回落到舅母手中,那是你外祖父打拼一辈子积累下来的财物,你舅母居然连这些都觊觎?!?br />
        林冬娴听着心惊肉跳,吴氏的舅母好生厉害,不想让吴氏进门就算了,还惦记着她家里的财产,这种人真是可恶。这样就算了,居然还栽赃吴氏的奶娘,这是很清楚吴氏的个性,要是换做别人偷走了吴氏的钱财,说不定会报官。

        可要是偷走钱财的人是吴氏的奶娘,她父母双亡,加上奶娘在她身边服侍多年,多少有些感情,心底和善的吴氏绝对不会去报官。就是因为捏准了吴氏的心性,她的舅母才会嫁祸给奶娘。要不是她过世了,林冬娴真想冲到京城去教训她一顿,让她不得好死,受到应有的惩罚,便宜她了。

        吴氏眼泪无声无息的流淌着,没想到她这么多年恨错了人,可怜的奶娘被舅母拿来做挡箭牌,刚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,她很抵触,完全不相信。时间长了,她慢慢想通了,表哥就算再不济也不会诬蔑舅母,就算她过世了,也不会把所有的罪责推到她身上,除非真的是舅母在背后操控一切。

        得知她在清平村被林志平救了,舅母才没派人紧盯着她,山高皇帝远,她跟表哥这辈子都不可能再见面,所以舅母就放心了,算她还有一丝人性,没有对吴氏赶尽杀绝?!澳?,那金大人怎么会有玉佩的画像?”林冬娴好奇的问道,顺便扯开话题,让吴氏不要再陷入无尽的悲伤中。

        “这还要怪你二伯母,把玉佩给当了,辗转到了你表舅手中,他断定我还活着。一直在暗中派人寻找我的下落,这一次正好金大人要来镇上,你表舅托他寻找,没想到真的就找到我了?!蔽馐仙焓秩嗔巳喾⒄偷奶粞?,这些秘密都藏在她的肚子里,整天怀揣着,特别难受。

        如今把它都说出来,整个人仿佛轻松了许多,相信林冬娴不会说出去。她之所以没告诉林志平,那是害怕他胡思乱想。这些事告诉他也没用,金奎夜要接她回京城去见表哥,若是被林志平知晓,绝对不会答应。林冬娴低头不吭声,她不知道怎么跟吴氏开口,当初梅氏的玉佩就是她拿去当铺当了一百两银子。..

        谁曾想玉佩会辗转到了京城吴氏表哥的手中,得知金奎夜要接吴氏去京城,林冬娴诧异的张大嘴巴:“娘,那你想好了吗?”这是吴氏的私事,她不能决定。吴氏摇摇头:“在清平村这么多年,过惯了乡下的生活,我不想再回去京城。那里的繁华不属于我,相信你爹也不会同意让我去。

        所以冬娴,娘希望你能替我走一趟,把当年你外祖父母的财产拿回来,再给我带封信给你表舅?!苯鹂氚阉砀绲挠靡馑档暮芮宄?,接吴氏进京,一是为了表兄妹叙旧,二是为了把当年吴氏舅母从她手中夺走的财产,如数交还到她手中。

        林冬娴眼中闪过一丝冷笑,骗吴氏去京城说如数交还财产,她怎么那么不相信。吃下去的钱财还会再吐出来,她就不相信有这种人,吴氏之所以不去京城,说不定不想见他,才会用财产来吸引吴氏前去?!岸?,你不着急回答我,好好想想?!倍洗次馐锨謇涞纳?,林冬娴莫不吱声,母女俩再没说话。

        翌日清晨,一缕阳光从窗口照射进来,林冬娴睁眼后发觉吴氏早就不在床上了,等她开门出去,见到林志平在院子里陪着吴氏说话。她对吴氏多了几分心疼,林志平见到林冬娴走过来,亲切的喊了声:“冬娴,你起来了,快去厨房,我给你煮了绿豆粥?!?br />
        吴氏笑着朝她点头,她会意的抬脚往厨房走去。这一天过的浑浑噩噩,满脑子都是吴氏昨晚跟她说的事,眼下周明沐没回来,她更加不放心跟着金奎彪去镇上。她一个人怎么把那么多钱财带回来,要是招惹什么亡命之徒,她的小命说不定就不保了。

        要说周明沐陪着她一起去,她兴许还能答应,强忍着心中纷涌而来的小心思,上了林志平的牛车跟他们一同回去。昨晚吴氏留下来就是为了把往事告诉林冬娴,今日就没有必要再留下来。坐在牛车上,因着林志平在赶着牛车,母女俩心照不宣的没有提起这件事,生怕走漏半点风声,让林志平知晓。

        下了牛车,林志平把牛车牵进去,吴氏跟在他身后,别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:“冬娴,金大人说三日后就要离开了?!毖韵轮馊盟】斓南牒?,到底去不去京城?京城对她来说,好像前世一般,她都恍惚了,仿佛从前在相府的十三年白呆了。

        “娘,我会考虑清楚,尽快给你一个答复?!绷侄堤а垡恍?,吴氏嘴边带着淡淡的笑意转身离开。半夜迷迷糊糊好像感觉身边有什么不对劲,林冬娴勉强的睁开眼,在月光的照耀下,对上周明沐清澈的双眸,她激动的叫了声:“明沐,你回来了?!敝苊縻遄旖俏⒀锏溃骸班?,娘子,我回来了?!?br />
        这些天她不知道有多担心,生怕周明沐有什么意外,现在他平安的回来了,心头所有的不安和担心都瞬间没了。目光微闪,成串的眼泪不断的往下滴落,滴答滴答的落在被褥上,如雨点般砸在周明沐的心头?!岸?,对不起,我应该早些赶回来,都是我不好,你别哭了,我再也不会让你这么担心了?!敝苊縻逡患?,顿时有些手足无措,顾不上从衣袖掏出手帕,直接抬起胳膊,用衣袖帮她擦拭眼泪。

        在皎洁的月光下,林冬娴脸颊上晶莹的泪水让他忍不住把她涌入怀中,下巴抵在她幽香的发丝上,来回蹭着。半晌林冬娴才缓过神来,眼眶红了一圈,周明沐把脑袋凑到她跟前,解释道:“娘子,对不起,都是我不好,不应该让你这么担心?!?br />
        要是她这么再哭下去,周明沐有种去隔壁把吴氏请过来的冲动。好在林冬娴眼下不哭了,停了下来,他把林冬娴的手小心翼翼的捧着放在手掌心中,通过手掌,周明沐身上的温暖慢慢的转移到她的心田。望着低头做小的周明沐,林冬娴瞬间心情大好,嘴角漾起淡淡的笑容:“我这是高兴,你回来了。你要记住,下次不许再这么吓唬我了,一点消息都没有?!?br />
        忽然把脸拉下来,周明沐见状,忙不迭的点头答应道:“娘子,我保证不会再让你担心了。要是再有下次,就让我”伸出手掌,竖着手准备对天发誓,还没张嘴把话说完,林冬娴细嫩的手指就放在他的嘴边:“嘘,不许胡说,我不喜欢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好,既然娘子不喜欢,那我不说便是?!敝苊縻逦氯岬男ψ?,顺势把手放在林冬娴的细腰上,在月光下,他们静静的坐着。闻着林冬娴身上的幽香,他再也克制不住自己,侧过身子整个人压在林冬娴身上,两只手不停的在她身上煽风点火。

        林冬娴媚眼如丝的望着他,心间被喜悦填饱了,半推半就就顺着他,任由周明沐攻城略地,连他这些天到底发生什么事都没来得及细问,迷迷糊糊的昏睡过去。周明沐轻柔的起身帮她擦拭了身子,再拥着她,连夜来的奔波,使得困意很快来袭,慢慢的入睡了。

        吴氏抬头看了一眼正在拿着筷子发呆的林志平,气恼的拿着手中的筷子敲了敲桌子,使得他立马回过神来,问道:“倩影,怎么了?”“怎么了,你问我怎么了,我还想问你,大清早的起来发什么呆?”吴氏扬唇反问道,林志平眉头紧锁,身子微微向前一探,迟疑道:“倩影,你说明沐到底出去做什么了,都五六天了还没回来?该不会冬娴瞒着没告诉我们,明沐又去后山打猎了?”

        除了这,他再也想不到其他。他这么一说,吴氏倒深思起来,周明沐还从未离开过家那么多天,要不是去后山打猎,他还能去什么地方。蓦得,吴氏腾的从椅子上站起来,叠着手就要出门了,林志平在站起身,跟在她身后,喊道:“倩影,你别冲动,我就是随口一说,兴许不是呢!”

        吴氏满脸怒气,他心咯噔一跳,林冬娴之所以不告诉他们,就是害怕他们跟着担心。虽说这事他们夫妻俩做的不对,但要是真的把吴氏惹毛了,怕是没周明沐的好果子吃。哎呀,林志平肠子都悔青了,应该私下跟林冬娴说,哪知道吴氏一问,他的一张嘴就不听使唤的说了出来。

        她还觉得奇怪,问了林冬娴好几次,周明沐去做什么了,她就哼哼唧唧的没给个痛快话,昨天还说他被金奎夜派出去做事了??鞯玫笔被剐帕怂幕?,没放在心上,这不听林志平一说,再也忍不住把手中的帕子绞成了麻花,厉声道:“林志平,你快松手?!?br />
        她刚要开门,双手放在门上,哪知林志平从身后气喘吁吁的跑过来,伸手抓住她的手腕,不肯撒手。林志平低着头拒绝道:“不行,倩影,你别去,说不定不是去后山打猎,出去有别的事了?!薄拔胰媚闳鍪?,你没听见,是不是?”吴氏尖着声音吼道,林志平吓得赶忙松开手,直摆手:“倩影,我听话,你别去找冬娴,好不好?”

        “不好!”从吴氏的牙缝里挤出两个字,快速的打开门,反手推了林志平一把,气鼓鼓的往隔壁走过去,林志平急的团团转,这下可怎么办,都怪他,恨不得抽自己两个大嘴巴,尽瞎胡说。

    推荐阅读:遮天 莽荒纪 绝世唐门 凡人修仙传 天才相师 傲世九重天 将夜 剑道独尊 求魔 最强套路主宰 王者荣耀直播穿越系统 西游之功德系统 绝代猛男 生死圣主 爱上霸道女总裁 特种狂兵 沧澜仙传 私宠明星老婆 医圣屠手 百界武神 乾龙战天 神道纵横异世 明医天下 萌妃在上:邪王,太给力! 宝岛双龙传 帝皇仙情 斗战武神 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 掀起变革的魔法师